德报践行“四力”一线蹲点调查 | 德州做大做强大豆深加工:一粒大豆的产业突围

德州市做大做强大豆深加工,深耕国内国际市场——

一粒大豆的产业突围

本报记者 邓静


去年12月25日至26日,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,习近平总书记强调,要实打实地调整结构,扩种大豆和油料,见到可考核的成效。

早在2019年,中央一号文件即提出实施大豆振兴计划。如何振兴民族大豆产业,始终是萦绕在农业农村部部长唐仁健心头的问题。去年9月10日,唐仁健到山东禹王集团调研,他说:“在禹王集团,我看到了企业发展的诸多优势长处、发现了一些独一无二的‘宝贝’,更看到了民族大豆产业发展的希望。”

40余年来,在以禹王集团为代表的一批优势企业带动下,我市大豆深加工产业在国内国际形成明显优势。去年11月,德州印发《关于加快全市大豆产业发展的意见》,大豆产业发展迎来战略机遇。

振兴民族大豆产业,如何扬长避短?优势企业能提供哪些可借鉴的经验做法?业内人士如何看?机遇挑战面前,德州大豆产业发展仍需 “闯关”前行。

转型求生 树民族大豆品牌

“提起咖啡豆,大家会想到哥伦比亚;提到大豆,你是否会想到中国?” 这是山东禹王集团董事长刘锡潜常挂在嘴边的话。他认为,打造民族大豆品牌,才能保持中国大豆产业的独特性、竞争力。

德州大豆产业技术体系首席专家高凤菊表示,中国大豆、进口大豆含油量均在20%左右,但中国大豆蛋白含量要高出1至4个百分点,非常适合大豆蛋白加工。中国民族大豆应发挥高蛋白、食用的品牌优势。

正是因为没有扬长避短,中国民族大豆一度遭受重创。2001年中国加入WTO、取消大豆进口关税和配额限制,应对国际贸易挑战,大豆首当其冲。在以油脂加工为主的产业背景下,因出油率高、价格远低于国内大豆,进口大豆潮水般涌入中国。去年,我国大豆进口量突破1亿吨,自给率不足20%,大豆仍是我国进口量最多的粮食。

“大豆虽不是主粮,但对肉价、食用油价格有很大影响,直接关系人们生活质量。” 高凤菊表示。如果民族大豆无立足之地,不仅危急大豆种植户的利益生存,更严重的是,一旦成为卡脖子问题,中国粮油安全将无从保障。

上世纪90年代,以民族大豆为原料,禹王集团在国内首次成功研发低温脱脂豆粕技术,挽救了以豆粕为原料的国内大豆蛋白加工行业。大豆蛋白粉的收益率可达20至30%,相比大豆榨油,大豆蛋白加工利润要高得多。至2021年,中国大豆蛋白占国际市场份额的一半左右。

当下 ,民族大豆崛起,面临多重利好。业内人士表示,中国是世界上唯一大面积种植高蛋白大豆的国家;以蛋白加工、油脂加工为产业划分,民族大豆、进口大豆形成两个竞争市场;在欧美等发达国家,人们首选的是高蛋白大豆食品、大豆油。

业内人士呼吁,国内大豆产业要想振兴, 必须发挥差异优势,走不同于榨油的发展之路,实行以食用蛋白为主的发展战略,大力发展食品蛋白产业。

始终坚持差异化竞争之路,这让我市大豆深加工产业不断发展壮大,在全国形成举足轻重的地位。相关数据显示,山东省大豆蛋白占全国大豆蛋白市场份额的80%,我市大豆蛋白占全省大豆蛋白市场份额的40%。

做“当下”最好产品 与顶尖高手较量

大豆蛋白广泛应用于火腿肠等肉制品行业,激烈的市场竞争中,德州之所以能占一席之地,原因是相关企业始终跟随市场脚步,把产品做到“当下”最好。

豆粕是生产大豆蛋白的原料。中国大豆蛋白一度100%靠进口,1990年之前,因效益可观,国内上马了十几条蛋白生产线,但因豆粕不合格,大豆蛋白质量并不达标,相关生产线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。

1999年,禹王低温脱脂豆粕的问世,解决了蛋白原料功能性差、蛋白收率低两大行业痛点,使蛋白分离得率提高11%,成本每吨降低2000元。一时间,全国的蛋白厂都认准了禹王豆粕,虽然每吨售价比同行高出600元左右,但禹王的豆粕仍供不应求。

当时,某跨国粮油企业在国内布局大豆蛋白产业。他们认为中国企业做不出符合其要求的豆粕,执意上马国内第二条低温豆粕生产线。然而,多次将自产蛋白与禹王产品比对后发现,无论出品率还是品质,自产蛋白都差很多。而且生产成本比禹王的产品售价还要高。其生产线运转不足一年,便断然停掉,转而购买禹王豆粕。

今天,集团创新开发了10余种蛋白豆腐的工艺和配方,并为客户定制个性化整体解决方案,先后为客户提供技术支持1000余次,凭借产品品质和技术服务优势,迅速占领市场。相关技术经粮油学会科技成果鉴定达到国际先进水平,并获得中国食品工业协会科技进步奖一等奖。如今,虽然技术、产品不再垄断,但禹王仍是响当当的品牌,在全国做到七个第一:低温豆粕国内市场占有率全国第一、大豆蛋白产销量全国第一、质量稳定率全国第一、投入产出比全国第一、知识产权自主率全国第一、设备自主化率全国第一、环保指标全国第一。

在价格战中以高价胜出、让跨国公司以几乎零资产退出中国市场、与对手从竞争关系变为竞合关系……回首来路,禹王始终在与行业顶尖高手较量,把产品做到“当下”最好,这才实现突围、生存、发展。

做“当下”最好产品,才能赢得稳定、高质量的客户。这一点,主攻出口市场的谷神集团有同感。集团发展部部长魏涛说:“即使豆粕同质、工艺同理,如果温度、压力、反应时间等‘火候’控制不精准,也不会产出高品质大豆蛋白。精细求精,才能做出‘当下’最好产品。”

与某跨国食品制造商的合作历程让魏涛记忆犹新。该食品制造商采用驻厂考察的方式,实地了解谷神产品,前后历时3年,谷神通过了一系列近乎苛刻的品质要求,成功抓住这一大客户。

目前,谷神集团大豆蛋白销往美国、欧盟、东盟、日本、中东等96个国家和地区,出口规模居国内同行业首位。

人人当“创客” 处处有创新

“创始之初,禹王就植入全员创新基因。人人出点子、处处有创新。” 山东禹王生态食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李顺秀说,虽然没有亲历建厂之初的岁月,但他对那段历史如数家珍。

一则小故事很耐人寻味。禹王创始之初,是一家油脂加工企业,日加工大豆50吨,彼时,与国营榨油厂齐头并进,实现日加工能力100吨成为企业目标。为此,禹王请来东北大豆加工企业专家,现场诊断后,专家表示:“设备落后、空间布局小,提高产能,不投50至70万元重建生产线,根本不可能!”

如何花小钱办大事?管理层发出号召:“每个环节都有改进余地,大家都全力想办法!”很快,各个工序的工人都动了起来,本着能省则省、能扩则扩的原则,想办法,做改进。加班加点采收大豆;焊接管道,增加输入量……当一个个“金点子”汇集起来,专家吃惊不小,“这样干,还真行!”最终企业花费不足2万元,即实现日加工100万吨大豆的生产能力。

集中进行关键技术攻关,是时下禹王创新的核心。以蛋白豆腐原料——分离蛋白为例, 10年前,制作蛋白豆腐,分离蛋白吸水比例达1:5.7即可,如今已提升为1:7.0以上。紧跟市场步伐,公司研发中心迅速组成项目团队,集中技术骨干力量,最终创制了大豆分离蛋白新型改性工艺,开创了专用型高吸水大豆蛋白新品类。

人人是创新主体、处处是创新课题。全员创新有战略指引、有学习平台、有骨干带动、有组织管理、有政策激励,今天,以科技人员为骨干,禹王全员创新长效机制日趋完善。

新产品新工艺开发奖、技术进步奖、应用开发奖、合理化建议奖和专项创新奖……2021年,禹王集团全员创新参与率达100%,创新提案4096条,共表彰奖励117个创新项目,表彰162名创新科技人员、能工巧匠,创新净利润3615万元。

全程不断链 “链”出高效益

“大豆产业竞争越来越激烈。”市内多位大豆蛋白加工企业负责人表示,原料收购成本“保底”、产成品价格“封顶”,产业面临双重挤压。生产方面,初加工不足造成损失、精深加工不足导致结构性过剩问题也时有发生。

面对这些难题,业内人士给出建议——发展全产业链。市农业农村局局长孙丰勇表示:“产业链越长,大豆的附加值越高;产业链越向高端攀升,产业体系就更强壮,市场竞争力就越强大。”

建设大豆全产业链创新产业园,是我市发展大豆产业,重点实施的8项任务之一。《关于加快全市大豆产业发展的意见》明确,探索从种植、生产、加工、储藏、运输、销售到最终消费全程“不断链”模式,提高全产业链发展水平和效率。

唐仁健表示:“民族大豆,没有后加工、精加工、深加工是发展不起来的。”大豆压榨后,油脚提取磷脂,豆粕提取蛋白,豆渣提取多糖、膳食纤维,浮渣提取……一粒小小的大豆,吃干榨净,能“变身”70余类百余种产品,身价也几百、几千倍地增长。以大豆多糖产品为例,其原料是每吨80元的豆渣,“变身”多糖,出口日本,市场价可达每吨12万元以上。

魏涛表示:“随着消费需求日益多元化、个性化,单一产品难以满足需求。大豆蛋白产品品类呈现不断细分趋势,定制化生产也成为趋势。企业必须拓宽、拓长产业链。”

大豆利用,关键是吃干榨净、梯次利用。对此,李顺秀也深有体会, “我们已研发出3大类20余种产品。公司正加快大豆子叶油、植物肉、全价营养素、小分子肽等系列终端产品的产业化和市场推广,深耕全产业链,发展前景非常可观。”

“以禹王、谷神为抓手,在大豆种植、育繁推一体化、研发等方面下足功夫,建立全产业链生态圈,进而打造优势产业集群。” 孙丰勇说。依托龙头企业+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模式,推进育繁推一体化,今年我市将发展不少于20万亩的大豆种植基地。

德州日报新媒体出品
记者|邓静 通讯员|李月 王书胜
编辑|李艺
审核|张晓航 终审|朱代军

评论一下
评论 0人参与,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