散文 | 管淑平:大暑荷盛

夏天里,最意味深长的节气,我想,非大暑莫属了。

就顺序而言,大暑,处于24气中的第12个节气,也是夏天里的最后一个节气。前面是还未远去的夏天,后边是即将到来的秋天,大暑,像是一道平分线,平分了夏天和秋天,也平分了一整年的光阴,提示着我们一年已过半,眼下和未来应该尤为珍惜。

炙热的阳光不曾偷懒,不断上升的气温是它给人留下的一道深刻的印痕。一年最热之际,大暑也。河边的石头晒得滚烫,树荫下趴着的狗不停地吐着舌头,蝉鸣声一阵紧跟一阵,时时考验着你内在的定力。远处的田畔,农人头戴草帽,还在劳作躬耕,但身上的衬衣早已被汗水浸透。

《月令七十二侯集解》中是这样描述大暑的:“暑,热也,就热之中分为大小,月初为小,月中为大,今则热气犹大也。”而民间也流传着“小暑大暑,上蒸下煮”这样的说法,可见大暑之形貌与秉性的了。

然而,这炙热之中也有清欢味道。有时,突然而至的一场大雨就能在瞬间平息你所有的焦躁。风,是雨的信使,眼见着天空的云层卷抱如团,没有任何预约,一场雨“哗哗哗”地就落了起来,甚是畅快。雨水的力量总是无形的。闷热的空气需要一场雨的浇灌,田里的作物也需要一场雨的润泽。

每个节气都有三候,大暑亦是如此。“大暑有三候,一候腐草为萤,二候土润溽暑,三候大雨时行。”纵观三候,不难发现,水的作用与影响从始至终都是无形的。萤,萤火虫也,有水萤与陆萤之分,种类繁多,陆生的萤火虫产卵于潮湿的枯烂野草之中,因此古人认为萤火虫是腐草变成的。其实,萤虫一类的昆虫的繁殖都离不开水的存在。泥土变得潮润,气温有些闷热,大暑,正值“中伏”时期,因此也是喜温作物生长最勤的时候。有时不免会有雷雨天气,因此大暑的脾性是热烈的,也是多变的。

大暑,正值农历六月,六月为“荷月”,此时也是赏荷的最佳时节。而我所在的北方,这几天,茉莉花却更加精神了起来,花朵儿愈来愈大,花香愈来愈浓。植物最能养眼和养心,天气愈热,它们却更加精神抖擞,你也总能从它们身上获得诸多灵感与启迪。

大暑的意味深长,我想,更和它所体现的一种状态有关,这种状态类似中庸之道。古代典籍中说“大者,乃炎热之极也”。从小暑到大暑,暑热正是慢慢递增的,直至极点。而极点之后,又渐渐地走向了一种从容与缓和,待暑热隐去,立秋也就在不远处了。这种状态,近乎哲学,物极必反,否极泰来,而在此时节的我们只需要以一种平常心态从容地迎接,从容地面对。

德州日报新媒体出品
编辑|赵治红
审核|钟伟 终审|朱爱国

评论一下
评论 0人参与,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